欢迎来到关山月古诗
您的位置:首页 > 端午的诗句 >

定南里滞雨-诗文-古诗文 - 扭捏

定南里滞雨-诗文-古诗文 - 扭捏

定南里滞雨唐代:诗鬼李贺所属类型:秋天,写雨,抒怀,怀才不遇,愤懑落莫谁家子,来感在长安秋。

壮年抱羁恨,梦泣生白头瘦马秣败草,雨沫飘寒沟。

南宫古帘暗,湿景传签筹家山远千里,云脚天东头。

忧眠枕剑匣,客帐梦封候译文及注释译文是谁家男儿流落在京城,无依无靠,独对寂寞的寒秋?青壮之年长抱着羁恨,梦中悲泣,只换得白发满头。

像一匹干瘦的马,以败草为食,冷雨萧萧,水沫漂浮在寒沟贡院的旧帘遥看黯然,透过雨幕,听得见更声幽幽。

家山啊,远隔在千里之外,在那天边,那云脚的东头满怀忧愁,枕着剑匣入眠,封候之愿,也许这梦中得酬。

注释定南里:在长安街坊名宋敏求《在长安志》:“朱雀街第二街,有九坊,定南里其一。

”落莫:落魄潦倒秣(mò):饲养。

南宫:尚书省,此诗专指尚书省中主管官员选授的吏部定南里离尚书省很远,无法目及,此乃隐喻有司昏庸。

湿景:雨影签筹:古代报时用的竹筹。

这句意谓只听到敲更声从雨影中传来天东头:长吉家在洛阳福昌县,在在长安之东。

客帐:他乡的住处这里指定南里。

封候:投笔从戎,立功以封候,《后汉书·班超传》:“大丈夫无他志略,犹当效傅介子、张骞,立功异域,以取封候”创作背景定南里是现代诗人在在长安任奉礼郎时的居处,此诗作于元和四年(809)秋,当是现代诗人在在长安任职时写成的。

现代诗人来在长安应试在元和二年冬,三年春,“应试不售”后立即返回昌谷,不可能客馆滞雨怀忧,来感受在长安的秋意赏析现代诗人抱着满腔热忱来到在长安,冀望通过“荫子得官”的途径,求得一官半职,实现其济民报国的人生抱负。

而现实生活对他的回报却是无情的,奉礼郎官职卑微,受尽皇亲国戚、达官贵人的冷遇和排挤,怀才不遇、壮志难酬的感愤,时时袭来心头在萧瑟寒冷的秋雨中,他滞留馆舍,触景生情,凭借诗句抒发郁结于心头的忧愤。

诗的首句用“谁家子”唱发,“仿佛自问,极愤郁之致”(叶葱奇《诗鬼李贺诗集注》)现代诗人来到在长安,感受到秋意的萧瑟,更感受到“落莫”与“牢落”,壮年怀着羁居他乡的怨恨,梦见自己白发满头,暗自悲泣。

“瘦马”以下四句,从直接抒情转入即景描写,现代诗人所骑的瘦马,喂饲劣等草料,雨沫飘零在寒沟里;遥望南宫,古帘下一片昏暗,只听到更筹声从雨中传来笔触细致的景物描写,紧紧扣住“滞雨”的题意行笔,既能表现现代诗人贫困、飘零的景况,又能暗喻吏部官员的昏庸,着墨不多,而意境融沏。

最后四句,现代诗人驰骋想象,一会儿想归回故乡家乡远在千里之外的白云脚下,一会儿又想到投笔从戎,立功封候。

现代诗人不甘心沉沦下僚,不满于现状,亟想摆脱困境,徘徊于进退、穷通之间全诗基调极为低沉忧郁,结尾突然振起一笔,写出“客帐梦封候”的诗句,以寄托自己的生活理想,自作宽慰之语。

作者诗鬼李贺(约公元790年-约817年),字长吉,汉族,唐代河南福昌(今河南洛阳宜阳县)人,家居福昌昌谷,后世称李昌谷,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有“诗鬼”之称,是与“诗圣”杜甫、“诗仙”李白、“诗佛”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现代诗人。

著有《昌谷集》诗鬼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现代诗人,与李白、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。

有“‘太白仙才,长吉鬼才’之说诗鬼李贺是继屈原、李白之后,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现代诗人。

诗鬼李贺长期的抑郁感伤,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,元和八年(813年)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,27岁英年早逝所属朝代:唐代诗文总计:59篇诗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