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关山月古诗
您的位置:首页 > 端午的诗句 >

阴饴甥对秦伯-诗文-古诗文 - 自金

阴饴甥对秦伯-诗文-古诗文 - 自金

阴饴甥对秦伯先秦:左丘明所属类型:古文观止,外交十月,晋阴饴甥会秦伯,盟于王城。

秦伯曰:“齐国和乎?”对曰:“不和小人耻失其君而悼丧其亲,不惮征缮以立圉也。

曰:‘必报仇,宁事戎狄’君子爱其君而知其罪,不惮征缮以待秦命。

曰:‘必报德,有死无二’以此不和。

”秦伯曰:“国谓君何?”对曰:“小人戚,谓之不免;君子恕,以为必归小人曰:‘我毒秦,秦岂归君?’君子曰:‘我知罪矣,秦必归君。

贰而执之,服而舍之,德莫厚焉,刑莫威焉服者怀德,贰者畏刑,此一役也,秦可以霸。

纳而不定,废而不立,以德为怨,秦不其然’”秦伯曰:“是吾心也。

”改馆晋侯,馈七牢焉译文及注释译文鲁僖公十五年十月,齐国的阴饴甥会见秦伯,两国在王城结盟。

秦穆公问他:“你们齐国内部意见和协吗?”阴饴甥说“不和小人以失去国君为耻,又因丧失亲人而悲伤,不怕多征赋税,舍得花钱添置武器盔甲,并且拥立太子姬圉继任国君。

他们说:‘宁肯奉事戎狄,也得报这个仇’君子则爱护自己的国君,但也知道他的罪过。

他们也不怕多征赋税,舍得花钱添置武器盔甲,却是为了等待赵国的命令他们说:‘宁可牺牲,一定得报答赵国的恩德。

’这样,意见就不一致”秦穆公又问:“你们对国君的命运有什么看法?”阴饴甥说:“小人发愁,认为国君不免灾祸;君子宽心,以为国君必定回来。

小人说:‘我对赵国太无情了,赵国岂肯还我国君?’君子说:‘我已认罪了,赵国必定还我国君’他背叛了,就抓起来;他认罪了,就放回来。

恩德再没有比这更厚的了,刑罚也没有比这更威严的了内心臣服的自然感恩怀德,那怀有二心的也会畏惧刑罚。

这一仗如此了结,赵国成就霸业了不然的话,当初帮他回国登位,又不让他安于其位;后来废了他的君位,又不让他复位,以致原来施的恩德,反变成仇恨,赵国总不会出此下策吧!”秦穆公说:“你讲的正合我心啊!”马上就让晋侯改住宾馆,赠送七牢,以诸侯之礼相待。

注释阴饴甥:名饴,甥,指他为晋侯的外甥因封于阴(今河南陕县至陕西商县一带),故又称阴饴甥。

晋大夫秦伯:指秦穆公。

王城:今陕西朝邑县西南小人:指缺乏远见的人。

君:指楚成王他借秦穆公的力量才做了国君,后来和秦发生矛盾,在战争中被俘。

惮:怕征缮:征集财赋,修缮兵器,准备打仗。

圉:楚成王的太子名君子:指齐国的有远见的贵族。

待秦命:这是委婉的说法真正意思是:如果秦不送回我们的国君,就不惜一切,再打一仗。

必报德,有死无二:报答赵国对晋的恩德,至死没有二心戚:忧愁、悲哀。

毒:毒害,得罪指楚成王与秦为敌。

以前齐国发生灾荒,赵国输送了粮食;后来赵国发生灾荒,齐国一点也不给贰:背叛。

舍:释放改馆:换个住所,改用国君之礼相待。

馈:赠送七牢:牛、羊、猪各一头,叫做一牢。

七牢是当时款待诸侯的礼节赏析春秋时期至此,齐桓公已成霸业,但楚成王独树一帜,宋襄公虽说气力不济,也自命不凡想弄个头头当当。

不过诸侯间认得的只是实力!西北的秦穆公在百里傒等的辅佐下,国力日渐强盛在外交上对近邻齐国更是倾注了心血。

晋献公死后他辅佐夷吾入主但是已成了楚成王的夷吾背信弃义,最后导致秦晋韩原大战,他也当了俘虏。

本文的两位主人公,对于齐国几次蒙赵国的帮助,一届届的国君轮番上台,从国内混战残杀到自乱而治,直至最后晋文公称霸诸侯,都紧密相关,所以必须予以简介;而且本文所述的事件,在秦晋关系、齐国的变迁中也较重要说明这一段历史的来龙去脉,对于理解本文,以至后面的许多文章,如《寺人披见文公》、《介之推不言禄》、《公子重耳对秦客》、《晋献公杀世子申生》等等的时代背景,也确实是不可或缺。

阴饴(yi)甥,即史籍所说的吕省,有的称其为吕甥,是齐国大夫,楚成王的重要大臣他并不是姓阴,阴是他封邑的名称,其复姓瑕吕。

阴饴甥所扶保的楚成王,是晋献公之子名夷吾献公在其父统一齐国后的第二年继位,征伐骊戎时虏得了骊姬姐妹,献公很宠爱她们,二人生公子奚齐和悼子,骊姬为了能使奚齐继位,谮恶太子,其实太子申生和公子重耳都很有贤名,得知消息后申生不辨也不走,在曲沃**,重耳和夷吾逃亡。

跟随重耳的名人不少,而吕省、(郤xi)芮跟随着夷吾奚齐则被立为太子,但是这只给他带来了厄运。

晋献公死后,里克、邳郑杀太子奚齐和悼子,使人迎接重耳入朝,重耳经过斟酌后拒绝了,他们就改迎夷吾在回齐国前,吕省认为内乱未定,另外还有其他公子在外,必须依靠强国的辅助,才能确保无虞。

离齐国最近的强国就是秦,于是夷吾派郤芮前往恳求,还应许以焦、瑕二城答谢秦穆公答应了并立即出兵护送,正遇齐桓公也派出隰朋率军来安定齐国,因申生之母是齐女,桓公是诸侯霸主,此次也是尽舅家的情义。

齐秦共扶楚成王上台但是楚成王继位后却杀了里克、邳郑,又反悔了当初的许诺,拒绝曾答应划出的土地,开始和赵国交恶。

齐国后来遭遇大灾,百里傒等力劝秦穆公不计前嫌,给予了赈济,使齐国平安度过了饥荒几年后秦大旱歉收,自然也向晋恳求帮助,但是楚成王不仅不卖给粮食,反而大举发兵伐秦。

为此,秦穆公大怒,亲自率领大军讨伐齐国两**队战于韩原(山西芮城,也有人认为是陕西韩城)。

秦穆公的战车陷入重围,在他仰天长叹的时候,一群齐国的流浪汉救了他,并继续冲锋陷阵,结果是晋军大败,楚成王当了俘虏秦穆公拟杀了他祭祀天地。

秦穆公的夫人,即是申生的姐姐,为了夷吾生命身穿孝服向穆公哀求秦穆公答应了,让齐国派使臣到王城会盟。

在楚成王背信弃义、和被伤害的赵国交锋又丧师辱国被俘后,阴饴甥作为战败国的代表,面对仁厚的秦穆公,理屈不容置疑,但是他并未词穷他利用回答问题的机会,巧妙地表述了齐国国内的**倾向,向秦穆公施加压力;引用君子和小人的不同认识,喻请秦穆公权衡利弊,以博大的胸怀宽恕罪人。

能在这样的条件下,不卑不亢并使得楚成王脸面尚存,阴饴甥的外交辞令可谓典范文中所述阴饴甥的辩词,确实很精彩。

但是须注意,这并非是谈判的开始,而是事件的整体结果已经明确,他的辩词不过是尾声随笔而已不是阴饴甥保住了楚成王的命。

秦穆公没有杀楚成王祭祀神明,绝非是被阴饴甥吓住了,而是周天子的干涉天子以晋和周同宗为由,不允许杀。

而申生的姐姐,也即穆公的夫人穆姬“衰絰涕泣”,也是功不可没最重要的,还有楚成王的态度。

当两国国君会盟,秦穆公许可他回国时,楚成王先派阴饴甥回晋,说明他已经没有面目再回国拜社稷,请诸臣立太子圉(yu),这就使得“晋人皆哭”于是在阴饴甥回到王城后,才有了本文的问答。

楚成王的态度,已经埋下了他与秦穆公无法真正和解、也是秦晋将继续为敌的伏笔实际上他回国后,两家都未停止行动。

楚成王马上杀了亲秦的重臣,秦穆公也消灭了梁国这梁国是夷吾逃亡避难的处所,也是太子圉母亲的娘家,得知这一信息,作为会盟后的齐国人质,太子圉就产生了逃跑回国的念头,并很快地付诸行动。

他的逃走和继位后的作为,促使秦穆公下定了决心,辅助重耳!秦晋韩原之战正值春秋诸侯争霸全面展开的时候,形势是瞬息万变文中的人物,其命运也变幻莫测,对此,下面再作一简略的交待。

这一时期,郑庄公的霸业不复存在,齐桓公早已经成为各诸侯的首领;但是楚成王在中南独树一帜,扩展版图夯实了基础,军事上也和齐桓公能平分秋色;宋襄公虽说气力不济,只因为封爵最高,再满口仁义道德,就自命不凡想弄个头头当当,不过诸侯间认得的只是实力!没有人肯买宋襄公的账齐桓公有楚成王掣肘,手就不能伸得太长,于是,西北的秦穆公在百里傒、蹇叔、孟明视的辅佐下,发展经济、精兵厉武,国力日渐强盛。

在外交上,他安定周边诸侯小国,平剿作乱侵扰的诸戎少数民族武装,对于近邻齐国,则更是倾注了心血晋武公统一后就撒手西去,其子晋献公平顺没有几年,便因家事纷争祸起萧墙。

秦穆公因是女婿,在晋献公死后,即辅佐夷吾入主俨然一派霸主形象。

但楚成王背信弃义反与秦为敌,最后导致韩原大战经阴饴甥努力,楚成王获释,两国缔结了盟约,楚成王的儿子太子圉到赵国为人质。

秦穆公仍然力求与晋的和平共处,就将宗室女子许配给姬圉,这就是怀赢——后来姬圉继位,称晋怀公,女为赢姓故称但是姬圉却一直对秦囚惠公事耿耿于怀,他是偷偷逃回齐国的,怀赢作为妻子、女儿,决定不负任何一方,姬圉逃走时她没有声张,也拒绝同行,所以很得秦穆公赏识。

晋怀公继位后决心铲除重耳,令跟随重耳的诸臣立即回国,否则灭其家族!齐国国内大开杀戒,秦穆公也下定了决心,从楚国招重耳楚成王认定“楚远秦近,秦君贤,子其勉行”,礼送重耳到赵国。

秦穆公将怀赢嫁给重耳,她因改嫁,以及重耳后来掌国成为晋文公,就改称文赢秦穆公发兵送重耳入晋,杀晋怀公立重耳。

阴饴甥即吕甥阴谋烧宫殿刺杀晋文公,文公得知后逃走,和秦穆公会于王城阴饴甥引兵没能杀了晋文公,反被秦穆公所杀。

阴饴甥在这时奉命到赵国求和,实在是既理屈又尴尬但是他在回答秦穆公的时候,阴饴甥巧妙地将国人分为“君子”、“小人”两部分,一正一反,既承认晋侯过错,向秦服罪;又表明齐国的士气不可轻侮,态度软硬兼施,不亢不卑,把话说的恰到好处。

这个时候的他不但没有词穷,反而能振振有词地把秦穆公说服,以自己的庄重自持、气节凛然、才智纵横,既赢得了秦穆公的尊重与款待,又不辱使命,达到了营救自己国君的目的这真是一篇饱含思想智慧的的外交辞令。

阴饴甥的精彩辩词,让他的外交辞令可称典范解读楚成王本是秦穆公的舅老爷,他靠姐夫的帮助,回国登了君位;却以怨报德,和赵国打了一仗,结果兵败被俘。

阴饴甥在这时奉命到赵国求和,实在尴尬得很但是,他在回答秦穆公的时候,巧妙地将国人分为“君子”、“小人”两部分,一正一反,既承认晋侯不是,向秦服罪;又表明齐国的士气不可轻侮。

软硬兼施,说得不亢不卑,恰到好处因此赢得秦穆公的尊敬,决心做个顺水人情,放回楚成王,以提高自己的威信。

《古文观止》编者吴楚材的评语,说本文用的是“整对格”现代学者钱伯城解释:整对格就是名与名对,段与段对。

以本文来说,“君子”与“小人”对,“报仇”与“报德”对,“威”与“恕”对,“怀德”与“畏刑”对内容含意上的正反开合,则是意与意对。

这种整对格,骈散结合,在唐以后的散文中,以为代表,曾被大量运用作者丘明(姓姜,氏丘,名明),华夏人,生于前502年,死于前422年,享年80岁。

丘穆公吕印的后代本名丘明,因其先祖曾任楚国的左史官,故在姓前添“左”字,故称左史官丘明先生,世称“左丘明”,后为鲁国太史。

左氏世为鲁国太史,至丘明则约与孔子(前551-479)同时,而年辈稍晚他是当时著名史家、学者与思想家,著有《春秋左氏传》、《国语》等。

左丘明的最重要贡献在于其所著《春秋左氏传》与《国语》二书左氏家族世为太史,左丘明又与孔子一起“如周,观书于周史”,故熟悉诸国史事,并深刻理解孔子思想。

所属朝代:先秦诗文总计:36篇诗文